痞子月亮🌛

“我自疯魔,你奈我何。”

和华山小哥的聊天后续。
我是不是让这位华山弟子误会了什么?我真的没有要娶你的意思,谁嫌日子舒坦了寻个穷老婆(。)
别告诉我你们都这么可爱的啊?

打本偶遇的这个华山小哥哥真的是太可爱了,各种撒娇真让人欲罢不能。
今天我就操定你了。
还有后续(。)

华山小帅哥都这么皮吗?
昨天和这个萍水相逢的华山弟子打本,打完之后突然找我单挑(…)我刚玩不久才知道插旗是单挑的意思,没头没脑的就同意了。反应过来之后立马隐身加轻功三连跑路了……这人竟中二的口出狂言道邪不胜正。
成天嚷嚷着行侠仗义,我信了他的邪结果和他一起被捕入狱(。)
华暗大法了解一下?

what?整个楚留香难道没有吃华暗这对的同好吗。
想象一下,性情豪爽满怀一腔热血,总想圆了自己武侠梦的小侠客和擅长埋伏于暗处趁其不备给人致命一击的潜行者。前者恣意江湖,最见不得欺凌弱者之事,属于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那伙的,像个小太阳似的,身边的人总能受到他那没心没肺的笑容感染变得心情愉悦起来。钱袋就从没有变鼓的时候,却也总是把自己那点可怜的干粮掰下来一些分给流浪猫们,看小猫凑近他掌心时不仅莞尔问到“你也是出来闯江湖的吗?小家伙。”桃花运较旺却不自知,至今点香阁的几个舞娘还念叨着这个前些时日出于好奇溜进来的华山小帅哥,而他只想着姐姐们穿着如此单薄,着凉了可怎么是好。后者寡言不善交际,奈何门派内女弟子众多,男子的地位连兔子都不如,总被师姐们用女装打扮起来,还夸耀师弟若是生得女儿身定不逊色于花魁方莹。嘻嘻哈哈的姑娘们埋头在男弟子身上胡乱套着女性服饰,甚至在眉间都画了花钿,无奈只好趁乱溜出去找个角落换下装饰花哨的衣服,捧了把清水胡乱擦把脸,低头嗅了嗅身上残留的胭脂水粉气味叹口气,只得宽慰自己人逢乱世身不由己。终日待在不见光的地方导致皮肤比常人苍白许多,似是缺少点血色,有趣的是嘴唇像偷涂了师姐的胭脂一般红润。但那小嘴唇却终日隐藏在深色领巾下,只留下一双不怎么流露情绪的双眼。如同他这个人一样,总自以为高明的把那点可爱之处藏起来,不知是不是等待着有人来猛地掀开“掩体”,试图留下一点惊艳的印象。
三言两语说不清,就是觉得带劲儿。
兄弟,暗香女装了解一下。